自由谈垒砌精神高地厉彦林

敏锐的人总是关注经济世界的颠覆性革命。它会带来新的机遇和挑战,也会形成对传统的剧烈衝击。一个新的产业世界的崛起,就意味着旧的世界会凹陷。互联网的崛起让实体企业饱受阵痛,移动终端则直接宣布纸媒世界的失宠。互联网正改变着社会形态和交往方式。有些青年人结婚收彩礼乾脆设置二维码刷手机,就连老太太卖烤地瓜、老大爷擦皮鞋也都刷手机、用移动支付了。每一个人都融入纷纭的社会,没有人能自成一体、身处与世隔绝的孤岛。出门在外,匆忙中来一碗热乎乎的汤麵,会让旅途获得一丝家的温暖,这是外卖无法替代的。仍有一首诗、一曲歌、一声问候、一丝关爱,会让我们泪流满面、刻骨铭心,需要我们去发现、寻找和坚守。

在钢筋水泥的城市裏,书店已成为一种稀罕存在。零星的爱书人、读书人,像是人群“异类”。在这个价值撕裂的年代,书中没有“黄金屋”,书中也没有“颜如玉”。但我还欣慰地看到,那些坚守的读书人,依然面目凝重,素衣简单,忙碌地穿行於书店、图书馆,依然“腹有诗书气自华”。法国哲学家帕斯卡说:“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它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我们的全部尊严就在於思想。”苏格拉底说,未经审视的生活不值得过。这样的生活态度,历经岁月洗礼,正逐渐被世人认同。无论媒体变局多麼剧烈、传播介质如何进化,优质稀缺的资讯、深刻多元的思想和温暖心灵的情怀,是生存的必需品和保健品。生活真的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的浪漫与远方的田野。

我讚赏梁晓声先生对“文化”的解读:植根於内心的修养;无需提醒的自觉;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为别人着想的善良。“文化可以立国”。对於而言,书籍可能是唯一可以消弭与富裕阶层之间在知识获取上鸿沟的重要平台。二○一七年七月八日上午,我和妻子不顾天气炎热,兴高采烈地去儿子的宿舍看望出生不足三月的孙女。走进楼道,我看见保洁员上三年级的儿子,正坐在水泥地上,背靠楼的墙壁,把书包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不怕周围劳作和行人噪杂的声音,认真仔细地算着数学题。女保洁员坐在一旁幸福满足地欣赏着儿子,还不时用扇子帮助赶着蚊蝇。我走向前仔细看了一眼孩子和数学练习题,情不自禁地夸奖:“这孩子,真用功,肯定有出息,保準能给爸妈争气!”

“城市是我家,文明靠大家”。历代文学家的优美作品大都描写大自然、行走的农耕文明,钢筋支撑、水泥浇铸、森林般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喧嚣嘈杂的马路和摩肩接踵的人流,难以直接感受大自然和心灵世界。文字能,文学行;今天难,明天成。愿我们能摆脱琐碎的忙碌,走进书店,拿起书本,沐浴“书香中国”的书香,认识自我,懂得生活,开闢和享受属於自己的精神世界,修复有些冷却的世道人心。

中国是文明古国,历史悠久,文化灿烂。中国文学、绘画、音乐、戏曲正向世界和人类彰显中国文化自信,中国建筑、中国城市也应传承中国文化,展现中国气派、中国风格和中国精神,成为中国文化自信的优美形体和坚硬骨骼!

About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